东方开发 >> 图片
 
上海“十一五”时期消费趋势分析
2006年8月15日 09:26
  上海“十一五”时期影响消费的因素

  (一)上海“十一五”时期促进消费增长的长期有利因素

  首先,上海加速构建“四个中心”、实现“四个率先”以及2010年世博会,将为扩大消费奠定良好的宏观基础,这是“十一五”时期促进消费增长的主要因素。其次,随着国家加速推进收入分配体制改革,将有
效提高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与缓解收入分配差距,将有效扩大居民消费。再次,“十一五”时期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将有效扩大服务性消费,并有效带动其他消费发展,最终形成不断扩大总量消费的良好局面。第四,“十一五”时期就业、教育、医疗、养老等改革的进一步深入,将在不同程度上降低公众在相关方面的支出,有效扩大居民消费能力与提升居民消费信心。第五,“十一五”时期加速构建社会主义新农村新郊区,将有效提高农村居民收入,不断扩大农村消费,也将有效拉动城镇消费。

  上述有利因素是“十一五”时期扩大消费的长期因素,其作用显现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在“十一五”前期扩大消费的作用并不特别明显,2008年后这些作用将充分显现,此后总量消费与最终消费率均会有较大提升,2010年前后城乡居民消费结构升级将基本具备条件。

  (二)“十一五”时期扩大消费的短期有利因素

  包括婚庆、旅游、汽车等消费热点将在不同时期不同程度上有效扩大消费,如果辅以有力的政策措施,这些消费热点将可能形成持续型、波浪型消费热点,将更大程度上发挥这些消费热点扩大消费的重大作用。

  (三)“十一五”时期影响消费的不利因素

  “十一五”时期就业形势更加严峻,就业压力加大,将直接影响扩大消费。“十一五”时期老龄化加速也将影响扩大消费。同时,那些在“十一五”时期有效扩大消费的有利因素如不能充分把握,将极有可能演变为影响消费的不利因素。

  总的来看,上海“十一五”时期扩大消费的有利因素、不利因素与长期因素、短期因素并存,有利因素大于不利因素,最终将呈现不断扩大消费的良好局面。

  上海“十一五”时期扩大消费的对策措施

  首先,在构建“四个中心”与实现“四个率先”的过程中,充分重视扩大消费的战略意义,有效平衡投资消费关系,牢牢抓住2010年世博会的良好机遇,通过举办世博会大力培育消费热点与扩大消费,切实发挥扩大消费促进经济发展的重大作用,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通过扩大就业、提升收入、深化改革等途径不断扩大消费,努力实现经济发展、提升收入、扩大消费的良性循环,使公众更好地共享改革发展成果。

  其次,深入推进收入分配体制改革,在切实提升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基础上有效缓解收入分配差距,为扩大消费奠定坚实的收入基础,不断扩大中产阶层规模,积极培育扩大中产阶层消费,大力提升居民边际消费倾向,切实提升即期消费与扩大低收入阶层消费。

  再次,制订切实有效措施不断促进服务业发展,努力优化服务业尤其是现代服务业供给与需求,积极扩大服务业消费,充分发挥服务业消费带动总量消费的重大作用,尽快促进城乡居民消费结构升级。

  第四,有效优化消费供给,积极提升消费信心,培育先进消费文化,培养时尚消费理念,健全完善消费政策,大力发展消费信贷,切实改进消费环境,努力构建放心消费、科学消费、绿色消费、健康消费、环保消费、循环消费,不断提升消费水平,提高最终消费率的良好局面。

  第五,大力贯彻落实构建社会主义新农村新郊区的有关方针政策,加大公共财政对农村公共事业与基础设施建设投入,加强农村义务教育、公共卫生医疗、农村社会保障体系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,努力提升农村居民收入与改善农村流通状况,积极扩大农村消费,充分发挥农村消费拉动城镇消费的重大作用,形成农村消费与城镇消费协同增长的良好状况。

  第六,不断深化就业、教育、医疗、养老体制改革,采取有效措施保持房地产市场的基本稳定,有效消除消费的外部环境约束,切实提升居民消费信心,为扩大消费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。

  第七,积极培育消费热点,在充分发挥短期消费热点的基础上,努力培育贯穿始终的持续型、波浪型消费热点。针对“十一五”时期老龄化加速的状况,积极培育发展老年消费,使老年消费与幼儿消费、青年消费一起共同发挥扩大消费的重大作用。

 
 
 

选稿:卫剑锋    来源:文汇报   
 
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